客服热线:

揭开雅典度量衡的千年面纱

更新时间:2017-07-26    浏览次数: 90

    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区域性货币一体化成为世界经济金融发展的主要趋势之一。从布雷顿森林体系到欧元货币体系,都是这一趋势的代表产物。然而,早在2000多年前的爱琴海,雅典也曾在它所领导的提洛同盟内推行过单一的货币与度量衡体系,该法令被称作《有关度量衡及钱币的雅典法令》,简称《钱币法令》。目前,共出土了7方《钱币法令》残片,但该法令的主要条文多铭刻在两条石刻铭文之上,大者出土于塞美,小者出土于克斯。其中,以塞美石碑所保存的内容最为丰富。除这7方铭文外,大多数古典文献都对雅典颁布《钱币法令》一事保持缄默,仅在阿里斯托芬的戏剧《鸟》中略有提及。

  雅典推行本邦钱币和币制,首先应是为便于征收、统计提洛同盟贡金。在公元前6世纪—公元前5世纪的爱琴海两岸,共存有12种币制,分别是科林斯币制、弗卡伊亚币制、阿凯亚币制、米立都币制、凯奥斯—罗德岛币制、阿提卡币制、吕底亚—波斯币制、厄吉纳币制、莱西亚币制、萨摩斯币制、阿伯代拉币制和马其顿—色雷斯币制。这些币制的标准单位斯塔德、德拉克马和奥波尔的重量相差甚远。雅典为减小熔铸的误差与损耗,统一提洛同盟的贡金,便于提高提洛同盟的行政效率。

  然而,实际上雅典颁布《钱币法令》并非完全出自行政需要,《钱币法令》是雅典凭借自身实力对其盟友的进一步控制与压榨。首先,《钱币法令》要求雅典任命的常驻官员负责镌刻碑文,并且规定,雅典的司法执政官需全程监督需要执行钱币法令的城邦名单。雅典也派出传令官,命其传达法令,并责成雅典派驻在各邦的诸执政官严格贯彻、执行法令。各邦官员需在驻地的集市上竖立大理石碑,将法令文本刊刻其上。由此可知,《钱币法令》的制定与实施始终在雅典最高法律机构严格监督下实施,派驻在各地的官员则负责贯彻该法令,反映了雅典将他提洛同盟成员视为从属关系,而非平等的盟友关系。同样,在法令中也出现了将余下钱币交给雅典诸将军,文中余下银币的最终处置已无从而知。但这却表明雅典海军也是征收各邦盟金的重要参与者,雅典派驻在各地的驻军很可能也涉及到《钱币法令》的执行过程中,而强大的军事力量则成为《钱币法令》得以贯彻的主要后盾。

  根据《钱币法令》的规定,提洛同盟各盟邦只能使用雅典打造的钱币及阿提卡度量衡。雅典发行的钱币因此成为提洛同盟内部唯一的合法货币。同盟内便形成了单一的货币流通体系,任何非雅典钱币与度量衡都不得流通、使用。《钱币法令》规定提洛同盟城邦将其中至少一半重新熔为雅典钱币,并缴纳至少5%的手续费。《钱币法令》条款的推行,实际上将雅典钱币打造成了提洛同盟内唯一的合法货币,由此垄断了货币的发行权,其目的在于扩大雅典钱币的流通范围,在经济方面加大对盟邦的控制力度。根据史料分析,雅典钱币甚至可能一度出现了“溢价现象”,成为当时地中海世界的强势货币。同样,征收5%的手续费也使雅典进一步对其盟邦进行盘剥,推行《钱币法令》甚至可能成为雅典开辟财源的另一手段。

  《钱币法令》的颁行,导致环爱琴海范围内的钱币发行业一度衰落。大部分城邦的钱币发行量急剧下降,部分城邦的钱币发行则完全停止。但实际上,根据现在考古发现,完全遵从《钱币法令》的城邦仍占少数,它们为凯克兰德斯群岛的提洛同盟成员、色雷斯的迪卡伊亚、马其顿的尼阿波利斯、加里亚的卡乌诺斯、阿拜杜斯、克洛芬、克尼多斯和优卑亚岛上诸邦,而短暂执行过《钱币法令》的雅典盟友则占大多数。部分盟友甚至完全无视《钱币法令》,这些城邦要么偷梁换柱,废止了本邦的银币发行,转而发行琥珀金币(《法令》中的措辞使用的是银币),如拉姆普萨库斯。而部分城邦并未舍弃本邦所使用的度量衡及币制,仍然在使用传统币制发行钱币,如列兹波岛上三邦。这些行动可视作暗中变相抵制《钱币法令》对本邦经济的干涉。这表明雅典的《钱币法令》的执行效果并不理想。正如上文所言,雅典之所以能推行《钱币法令》,主要是由于雅典拥有强大的军事和经济实力。然而,《钱币法令》颁布时期,正是雅典实力遭受削弱的历史阶段。虽然学术界对于钱币法令的颁布时间仍有争议,但学术界一致认为,《钱币法令》的颁布时间应在公元前5世纪下半叶,这一时期正是雅典财政力量遭到极大消耗,并且由于伯罗奔尼撒战争的全面爆发,其军事力量也遭受牵制。

  在古典文献中,曾有多处记载着,雅典从异族手中“解放”爱奥尼亚城邦,同时,建立提洛同盟的目的是结束波斯对希腊城邦的占领与控制。但有学者指出,“解放”行动的实质首先是保障雅典及其盟友自身的安全,其次,是运用其军事力量称霸爱琴海地区,并非真正意义上的“解放”。这一点可以从《钱币法令》中得到充分体现。《钱币法令》的内容表明:至少在钱币发行权方面,雅典对各城邦内部事务的干涉程度,或更甚于波斯。波斯帝国对于其境内各城的钱币发行干涉较少。小亚细亚地区铸币业的黄金时期,多是在波斯统治时期。在帝国境内,波斯总督与各个城市(邦)的铸币权并未受到王庭干涉。即便是在公元前4世纪征讨塞浦路斯时,西里西亚多数城市同时出现了总督版钱币(铭文为单数中性)与城市版钱币(铭文为复数属格)。多数情况下,总督版钱币不仅数量较少,而且并未打断公民版钱币的铸造。雅典帝国崩溃后,小亚细亚地区城邦的钱币业出现“报复性”复苏,一定程度上表明,当地希腊城邦因从雅典统治下获得“解放”而欢欣鼓舞。虽然无法断定小亚细亚西海岸城邦在波斯治下的自由度一定高于提洛同盟时期,但对小亚细亚城邦而言,雅典的提洛同盟与波斯的征服,都曾抑制了个各城邦的经济自由,影响了爱琴海地区的历史发展轨迹。

  来源:中国金融新闻网

在线客服

  • 官方二维码